•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 詳情

    破除投融資領域受賄行賄亂象


      

      深度關注|破除投融資領域受賄行賄亂象

      湖南軌道交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深刻汲取王武亮案教訓,以案為鑒,以案促改,查擺分析黨風廉政建設中存在的問題和不足,提出整改計劃與措施。圖為該集團召開“以案為鑒,以案促改”專題暨2021年度黨風廉政建設“一崗雙責”述責述廉會議。蔣偉 攝

      近期,湖南省紀委監委駐省國資委紀檢監察組督促相關國有企業對照新出臺的《湖南省省屬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損失責任追究辦法》,進一步完善企業內部管理制度,切實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經營風險。該省常德市紀委監委推動相關部門出臺一系列制度,明令禁止融資代建、違規支付傭金或顧問費的融資等行為,資產負債率超重點監管線的融資被列為特別監管類事項。

      一段時間以來,地方投融資領域受賄行賄案件多發,一些平臺公司違規融資擔保、違規借款、違規舉債投資等問題高發。2021年12月,湖南省紀委監委對黨的十九大以來查處的8起投融資領域行賄典型案例進行公開通報,表明斬斷投融資領域受賄行賄“利益鏈”、破除權錢交易“關系網”的堅定決心。

      十九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工作報告指出,嚴肅查處工程建設 、融資平臺等領域腐敗和不正之風,推動解決資產底數不清、產權責任不明、監管問效不力等問題。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嚴肅查處一批投融資平臺公司負責人嚴重違紀違法案件,在保持懲治受賄高壓態勢的同時,嚴肅查處行賄,形成有力震懾。

      投融資領域受賄行賄案件多發,個別領導干部利用職務便利違規提供借款和貸款擔保、幫助承攬工程項目、處置國有資產、支付工程款

      兩個融資項目,合計11億元,湖南籍私營企業主程立斌瞄上了這塊“肥肉”。2016年,程立斌向時任耒陽市經濟開發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肖滿員提出請托。肖滿員利用職務便利,為程立斌在參與公司融資項目及獲得巨額融資服務費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為感謝肖滿員的幫助,程立斌多次送給肖滿員共計710萬元。

      這并非個例。據湖南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介紹,湖南高新創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黃明,多次為商人劉桂平實際控制公司在銀行貸款 擔保、資金拆借等方面提供幫助,收受其大量財物;湖南湘江新區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蔣奕,為湖南省沙坪建設有限公司項目經理湯伏兵承攬瀝青路面工程、綠化工程等項目提供幫助,收受其價值過百萬元的汽車一輛;曾任張家界 (行情000430,診股 )市華瑞國有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董事長等職務的楊萬均,為深圳市濟陽鴻通物流有限公司法 定代表人朱家祥在某國有資產處置過程中獲得優先合作權、減免拍賣傭金和緩交部分購置稅等事項提供幫助,不惜要求評估公司壓低評估價格、透露拍賣成交底價。

      湖南省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副主任彭雁冰告訴記者,上述案例的行賄人均為私營企業主,行賄對象為投融資平臺公司主要負責人或監管人,謀利事項主要表現為違規向私營企業主提供借款和貸款擔保、違規幫助私營企業主承攬工程項目、違規處置國有資產、違規支付工程款等,受賄行賄行為呈現出內外勾結、金額巨大、手段隱蔽、方式多樣、危害嚴重等特點,所關聯的案件存在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財政風險與金融風險交叉傳染等問題。

      “從行賄情形看,呈現出長期‘圍獵’、多頭行賄、重金開路等特征。從行賄方式看,有直接送現金的,有送車輛的,還有以項目利潤分紅、‘好處費’等名義進行利益輸送的。”彭雁冰說。

      據介紹,有的行賄人“溫水煮青蛙”,打感情牌,長期行賄,如2006年至2016年,私營企業主劉建康連續11年向湖南軌道交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王武亮行賄。有的多頭行賄,不僅向投融資平臺公司“一把手”行賄,還向部門負責人行賄,如私營企業主李維廣不僅向懷化市交通建設投資有限公司負責人行賄,同時還向該單位工程部原部長李某行賄;不僅向投融資平臺公司行賄,還向監管單位行賄,如朱家祥向張家界市華瑞國有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和該公司的監管部門張家界市國資委負責人行賄。有的行賄人重金開路,動輒一次送錢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如程立斌多次向肖滿員行賄,單筆金額高達200萬元。

      湖南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認為,投融資領域腐敗問題不僅會造成國有資產損失、增加政府投融資風險,還會導致公共建設項目存在質量隱患、營商環境惡化、政治生態破壞等嚴重后果。

      一些平臺公司制度不健全、內部管理無序、監督乏力,必須切實加強對“一把手”監督,扎緊約束權力的制度籠子

      投融資平臺公司掌控公共資金、土地、工程項目等稀缺資源 ,一些不法私營企業主為獲取巨額利益不惜重金行賄。面對拉攏腐蝕,有的平臺公司負責人通過違規運作資金和工程項目,為私營企業主提供方便、謀取利益。如株洲市國投集團原董事長楊尚榮,違規安排下屬公司為行賄人陳剛提供借款6000萬元。

      有的平臺公司制度不健全、內部管理無序,留下內外勾結空間。投融資平臺的設立、經營、管理主要由地方政府主導,個別平臺公司在發展過程中存在政企不分、官商一體、治理結構缺失、市場化經營艱難、外部監管不到位等問題,加之投融資平臺公司內部管理制度不健全或制度執行不到位,工作中有暗箱操作空間。這為受賄行賄雙方里應外合、內外勾結留下了空間。

      如王武亮接受行賄人劉建康請托,幫助其承攬工程項目,在未經招投標情況下,直接授意下屬將合同價4000余萬元的工程項目交由劉建康掛靠公司實施,并允許其先進場施工再補辦招投標手續。黃明明知違反有關規定,仍通過召開董事會會議、向下屬企業負責人打招呼等方式,為劉桂平所屬企業違規提供貸款擔;蜻`規借款。

      有的單位黨委議事規則、主要領導末位表態、黨政正職“三個不直接分管”等制度執行不夠到位;有的單位黨委對黨風廉政建設停留在開開會、發發文上,黨委主要領導沒有開展對所屬企(事)業單位負責人的日常提醒談話,常敲廉政警鐘;有的單位黨委書記、紀委書記長期缺崗,監督乏力,致使個別平臺公司“一把手”無所顧忌、膽大妄為。

      如益陽市安化縣城鎮建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原經理林柑蕾作風霸道,當縣城投公司資產經營部人員提出某地下停車場不屬于優質資產、建議不予收購時,其利用城投公司“一把手”身份違規決策,拍板決定收購。

      湖南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指出,投融資平臺是資金、土地、股權、工程項目等公共資源相對集中的“富集區”。這類平臺一方面深度參與或直接負責政府公益性基礎設施項目的立項審批等工作,占用大量公共資源,另一方面適用企業體制機制,卻沒有建立完善的現代企業制度和法人治理結構,缺乏嚴格的監督管理,導致“一把手”權力高度集中。對此,必須認真貫徹落實《中共中央關于加強對“一把手”和領導班子監督的意見》等有關要求,切實加強對“一把手”監督,扎緊約束權力的制度籠子。

      堅持問題導向,推動投融資平臺解決資產底數不清、產權責任不明、監管問效不力等問題

      案例顯示,個別投融資平臺長期存在政企不分、責權不清、經營不規范、運作不透明、監管不到位等問題,這為權力尋租提供了較大空間。必須堅持問題導向,大力推動投融資平臺解決資產底數不清、產權責任不明、監管問效不力等問題。

      摸清資產底數。黃明案發生后,湖南高新創投 集團完善財務信息化、全面預算管理、財務負責人委派制、資金集中統籌管理等財務管控機制。聘請大型會計師事務所開展資產摸排專項審計20余次,重點對體量大、權屬關系復雜的資產進行全面摸排。實施季度經濟運行情況分析制度,向全體干部職工公開集團財務情況,接受廣大干部群眾監督。通過一系列措施,切實做到資產底數清晰。

      明晰產權責任。湖南高新創投集團發揮股權紐帶作用,構建以管資本為主的治理模式。在集團和二級公司層面完善現代企業治理結構,黨組織、董事會、經理層按照權責范圍承擔相應責任。實施二級公司授權管理,科學設置權責清單。實施分類管理,對集團戰略管控的項目,主要履行好股東職責并承擔相應責任;對財務投資類項目,積極賦能提升項目價值。

      強化監管問效。王武亮案發生后,湖南軌道交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針對建設任務重、資金體量大、廉潔風險隱患突出的房地產、磁浮文旅等建設項目及商貿物流、鐵路公司征地拆遷等事項,從紀檢、審計、風控、財務、經營等部門抽調專業人員開展監督。湖南高新創投集團構建和完善“1+3”監督體系:“1”即黨委書記、副書記、紀委書記談心談話;“3”即實施紀檢、財務、法務三條線垂直監督,每年組建聯合檢查組對二級公司進行不定期全面檢查。實施機構和管理人員淘汰機制,對任務指標完成不好甚至出現虧損的,尤其是對連續三年虧損且扭虧無望的公司,及時分類整合或淘汰退出,整合二級公司2家,淘汰退出1家;全面推行管理人員競爭上崗、末等調整和不勝任退出制度,淘汰二級公司“一把手”4人。

      “通過開展以案促改、以案促治,我們重構了頂層設計、重組 了資產資本、重塑了企業文化,經營管理邁入健康發展軌道,成為湖南首家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企業。”湖南高新創投集團有關負責人說。

      推進受賄行賄一起查,將監督效能轉化為推動企業高質量發展的治理效能

      為加強對國有投融資平臺公司腐敗問題防范和治理,促進平臺公司不斷完善治理結構,防止其成為滋生腐敗的溫床,湖南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強化日常監督,完善追責制度,將監督效能轉化為推動企業高質量發展的治理效能。

      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湖南省紀委監委落實《關于進一步推進受賄行賄一起查的意見》,對查辦案件中涉及的行賄人,依法加大查處力度,該立案的堅決予以立案,該處理的堅決作出處理。黨的十九大以來,湖南在保持懲治受賄高壓態勢的同時,嚴肅查處行賄,一批行賄人員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形成有力震懾。建立行賄人信息庫,探索推行行賄人“黑名單”制度,推動有關職能部門對行賄人開展聯合懲戒,并加大對行賄案件的通報曝光力度。2021年9月以來,湖南省點名道姓公開通報曝光29起行賄典型案例,其中專題通報8起投融資領域行賄典型案例,釋放堅決查處行賄的強烈信號,在全社會倡導廉潔守法理念。

      督促地方投融資平臺加快轉型發展,不斷提升公司治理水平。一些平臺公司沒有建立起一整套與企業發展相適應的現代企業管理制度,在投資經營、籌資融資、選人用人等方面隨意性大,存在風險隱患。株洲市國資委黨委印發《關于進一步規范企業經營管理的意見》《關于加強監管企業內部審計工作的通知》等,強化企業內部審計、監督與風險控制,促進企業依法依規經營。耒陽市紀委監委督促職能部門制定《耒陽市市管國有企業重大事項管理辦法(試行)》《關于進一步深化投融資公司改革及市場化轉型的實施方案》等,嚴格控制融資行為及融資成本,強化動態監測、風險預警;安化縣紀委監委督促縣城投公司制定梅山城投集團有限公司干部職工違紀違規處理辦法等。

      切實加強對平臺公司關鍵崗位人員特別是“一把手”的監督。湖南省紀委監委將融資投資、資金劃撥、大額閑散資金理財等風險點作為重點監督防控內容,深化“室組”聯動監督、“室組地”聯合辦案機制,加強對平臺公司紀委的監督指導。針對案件暴露的“三重一大”走過場等問題,株洲國投集團黨委重新梳理完善黨委會、董事會、總經理辦公會、監事會議事規則,厘清權責邊界,依權責對“三重一大”事項嚴格把關,形成黨委全面領導、董事會戰略決策、監事會獨立監督、經營層執行落實的公司治理體系。黨委會發揮黨委“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實”作用,對“三重一大”事項進行前置審核。董事會對公司重大決策負責,書面記錄董事的表決意見,董事會辦公室對董事會做出的決議跟蹤督辦落實。目前,株洲國投集團“三重一大”事項均嚴格按照議事規則上會決策。

      加強警示教育,讓黨員干部知敬畏、存戒懼、守底線。湖南省紀委監委將王武亮、黃明等案例拍成警示教育片《忠誠與背叛》,組織撰寫案件剖析報告、政治生態反思材料 等,進行內部通報;株洲市紀委監委以楊尚榮案等嚴重違紀違法案為反面教材,組織召開全市國資系統領導人員廉政警示教育大會。不同形式的警示教育,使廣大黨員干部受到警醒,紀法觀念得到增強。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韓亞棟 管筱璞

     
    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
    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
    信托產品預約流程
    欧美一级a性欧美,清纯校花的日常生活H,女人脱裤子让男生桶爽视频免费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